绘灵◇

一个快乐的号

今天更新,走--->腾讯动漫

*同框即发糖,对视即上床。来一发截图

*小吴吃醋二连

最后1p手动配字,满脑子黄色废料我怕不是没救了。。。

1003花儿生贺

*祝他幸福

解雨臣今天也想平淡地过活。

他套上淡粉色衬衫,顺手拿起洗脸盆旁的木梳将头发理顺,再检查一遍没漏东西便出门了。

路旁的林荫大道是他最喜欢的一段路。凉风吹过,一排排树子便会跟摇晃,偶尔飘过几片发黄了落叶,铺垫在这条安静的小道上。

沿着家门前的路向前走着,哼着唱戏的音调,边欣赏着这入秋独有的景象。解雨臣喜欢这种气氛,平和、宁静,不受世事干扰,这是他所向往的,所谓舒适的生活。

一闪而过的黑影使他提高了警惕。

被跟踪了吗?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即使时过已久那些人还是没想过要放过他,跟踪拦截这些都已经成了家常便饭。但若是非要在他自我享受的时候打破这片宁静,那就不是能轻恕的事了。

敌在暗我在明,他不敢轻举妄动,只等对方出手时再给他两击。

脚步声再度响起,解雨臣猛的一转身,却感觉到自己右肩上搭了一只手。他硬是用力拽住那只手腕,向前踏一步想来个狠的过肩摔。

对方却好像早料到他的举动,在他刚准备掐住手臂往前带的一瞬间侧身使蛮力挣脱了。解雨臣有点恼了 ,压低声线冷冷地道 “滚出来,然后去si...”

话音还没落整个人就被腾空抱起,转过头刚准备放嗓开骂就对上了人带着笑意的视线,强而用力的手臂托起他的腰背,像童话故事里驸马救公主一样被拦腰揽住。

解雨臣用指头弹了黑瞎子的脑门,后者带有调戏意味地歪嘴笑了笑 “还以为换一种出场方式我们花儿爷能满意。”
“老不正经。”
“你不该看场合说'谁还不是小公举'吗?”
“去你的小公主,你全家小公主。”

说罢便作势要挣脱男人的环抱。瞎子眼疾手快箍紧了怀里人的腰,还嫌不够似的捏了捏肚腩边的痒痒肉。凑到解雨臣耳旁 “哟,花儿爷这是长胖了,一手捏下去都是脂肪,看来得多做运动呐。” 最后几个字还刻意加重了语气。

解雨臣瞪了眼这个臭不要脸,把他在自己身上作怪的手拽下来,修长的手指狠狠地在他脑门上弹了一记。

趁瞎子捂着额头夸张地大惊小怪什么花儿你不要我了为什么嫌弃我什么乱七八糟的,从他怀里放出来的解雨臣无意识地勾了勾唇角。

这样子也挺有意思的。
--------------------------------

瞎子直接载他去了吴邪订好了位置的酒楼。不知道他这塑料发小又在想什么鬼点子拐弯抹角地想着不还钱,其实这些都已经无所谓了,但讨债确实是生活中的乐趣之一啊。

订的是包间,说是说吴邪订的其实人一个都还没到。黑瞎子跟他随便找两个位置坐好,房间里的气氛顿时变得安静起来。解雨臣实在是有点忍不住了,开口笑问道 “我说你们今天又是演的哪一出啊,有什么直说就好。”

只见瞎子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解雨臣摇摇头,对着窗户的方向放声喊到 “装什么呢,欠钱不还现在怂了么。”

一瞬间室内的灯全熄了,在一片漆黑中解雨臣仿佛听到有车轮滚动的声音,再接着什么东西推了进来,然后温热的触感覆上自己的额头。

等等?

灯重新亮起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某人拦紧怀里,跟自己面对面是一个三层高的蛋糕。蛋糕? 今天有什么值得庆祝的? 解雨臣赶紧核对了一下,现在好像是十月的第一个星期,而在这段时间里生日的只有......

他猛地瞪大眼睛,盯着围在桌前的一众人------吴邪,张起灵,王胖子,秀秀-------这都预先安排好了的?

“怎么不提早跟我说一声...” 埋怨的语气里带着不加掩饰的惊讶。

“哟,所以解大花这是被打动了” 胖子咧嘴笑出声。“我能理解为这个月不用还钱么?”

“这可是你不对了小花哥哥,自己的生日都能搞忘,果然年纪大了记性也差了。” 秀秀也在一旁扮了个鬼脸。

解雨臣不作声,只凑到黑瞎子耳边说了点什么,瞎子的眼里竟多了几份柔和之色。 他轻咳了两声 “我媳妇...” 被抽了一巴掌 “花儿想给大家唱上一曲,请诸位静听。”

“啧啧,还害羞了。大花唱戏咱还可能不捧场么。” 吴邪一副笑吟吟的样子看着他,被他一个眼神瞪回去了。

唱的还是那首"步戏",熟悉的韵律和节奏在耳边回荡着。真的,好久没能像以前那样站在台上为观众们唱上一曲了,时间的流逝快得无法想象。

解雨臣喜欢唱戏,因为只有在唱戏的时候才能表现出悠然自得的一面,那才是他最真实的自己-------好像能放下肩头重担,脱离一切束缚的自己。

一曲完,身边的人纷纷鼓掌。 黑瞎子忍不住在他脸上啃上一口,再把他重新圈进怀里。



解雨臣的四十岁生日,是在亲友的祝福下度过。




即使日子过得不平不淡又如何?他已经不再需要一个人独自面对了。
--------------------------------
俗话说四十而不惑,今年花语解开了吗?
--------------------------------

捉住1003的尾巴
希望他们都越来越好。

生日快乐鸭我们的霸气小花儿,请你一定要幸福❤
这番好戏已开场,而我一定会听到曲终。

来世愿做你窗前海棠花。

凑热闹发一个,尼玛这ai怕不是成了精(给跪)就不能给点he吗????????

中秋发个 意思意思

一弯曲水浮玉珠 :永
孤舟一系故园心 :远
存身尘间孙行者 :在
归雁连连映天没 :一
足下随我登高寺 :起

祝他们天长地久,永不分离,相伴直到到时间静止的一刻。
中秋快乐鸭~~~~~

在贴吧考古,发现神仙写的黑腿。甘拜下风,膜拜大佬。

黄浅黑腿什么个沙雕了刚提笔就开始哈哈哈疯了疯了

刚想动手写黑腿(黑金古刀x大白狗腿),笑到抽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瓶邪】春 (祝各位新年快乐!)

*这是我第一次交差
*过年不做点贡献我心里过意不去
*设定已在交往
*手残党不会写文
*瓶邪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或许是因为前段时间刚完成的清淤工作,碧绿的湖水显得比一年四季任何时候都要清澈。虽说距离入春已有一段时间了,但是湖边温度却没一段时间稳定----这两天又降了不下五度,偶尔吹几阵冷嗖嗖的寒风冻得你直打哆嗦也是习以为常的事了。

湖水不用说是冰冷刺骨的,这种天气更不会有人傻兮兮地跑去划船,因此水面上除了微风划过湖面时的波澜,用水平如镜四个字来描绘一点都不夸张,犹如一幅用色单调的水彩画。

故人言: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我可不认同,西湖的景象足以让像我这样土生土长的杭州人如痴如醉,再加上什么山景就是画蛇添足了,更何况有心上人伴我共赏此番美景,已经不能再满意了。

闷油瓶基本上是把家里头全部能用的衣服都套我身上了,羊毛衫棉毛裤什么的一层又一层把裹得严严实实,使我都快动弹不得。

我勉强动了动不大灵活的手脚,隔着围巾模糊地打趣道 “小哥你包粽子呢,穿成这样还让我怎么出门...”

听到粽子二字闷油瓶不由得愣了楞,也不怪他那么多年下来反射神经过敏,但我见状忍不住噗的一下笑出声。

只见他叹了口气,哄小孩般揉了揉我的发顶,沉着气用相对比较强硬的语气给了我一个字的回复。

“冷。”

社会你哑爸爸,人很话不多。简单明确地表明了自己对于我衣服穿不够的态度。之后他似乎若有所想又顿了顿,补充了三个字。

“你体虚。”

不给我任何反驳的余地,他自顾自背上轻型背包,仅仅在他平时晨练穿的单薄黑背心套上一件挡风外套,站在门口盯着我示意我跟上。

“...” 没法子了,穿成这样一踏出家门怕不是要摔得个狗吃屎,只能用必杀绝技了。

我装作特别蹒跚的样子摇摇晃晃走到他身边,拽了拽他露在外边的手臂,委屈巴巴地道 “穿太多连路都走不了,一来走不稳容易摔伤,二来...” 我瞥了一眼窗外靠在一起相拥取暖的情侣,灵机一动,故意放缓语速,笑嘻嘻地朝他眨眨眼 “以前的人冷天都是靠相互的体温传热, 隔太多层布料体温没那么容易把热量传过来呐。" 接着举起裹着双层手套的手心作势要牵他垂在身侧的手 "就脱一件,只脱一件而已。"

闷油瓶皱了皱眉,沉默了一阵子,好像真的有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我心里呵呵一乐,先把自己夸了一顿。都暗示到了这种地步我就不信这死瓶子有朝一日能不开窍。连张家大族长都过不了老子这关,果然是个吃软不吃硬,撒娇最管用。

还是我太天真了,自以为好不容易把这瓶盖撬开了,哪知道行动派张大爷立马走向客厅的储物柜,拉开抽屉翻了翻然后迅速跑到卫生间,接着就听到水龙头拧开的声音。

也不知道他搞什么鬼那么大反应,只能呆呆地站在原地回想一下自己是否说错话了。

不到一分钟他从房间里出来,手里捂着个什么东西,塞到我衣服底层。一股暖流从腹部传偏全身,我都快热得渗出汗来,这闷油瓶子给老子塞了个热水袋?!

我愣着看他,他居然还挂着副一脸满意表情,金口一开 “这样子就不会冷了。”

“......” 原来这世界上还真有这么不懂情趣的人,这迟钝程度都可以媲美树懒了。

说那么多他也懂不了,我索性转身对着窗户,对着大街上男男女女的暧昧景象扬了扬下巴示意他看。他顺着方向望了过去,好像领悟到了什么般表情微微变化,不到两秒又恢复面无表情。

这下不得不开窍了吧,我挑了挑眉 “学到了?”

闷油瓶默不作声,只是转过身来走向我,抓着我的手腕把手套拽下来了,就往他外套兜里揣。

这也领悟得太快了吧!我正想吐槽你这闷油瓶的恋爱细胞怎么突然活过来了,就见他凑近我颈侧,热气洒上耳垂 :“这样,够暖和吗?”

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就拉着我往外走,顺手把闸门反锁了。

我衣服还没来得及脱。

------------------------

冷空气扑面而来。我默默感恩哑爸爸的执着,让我没至于沦落到一踏出门就冻成冰棍的地步。

我的手还揣在闷油瓶兜里,在寒天中更显温热。走在街上瞧见路边的伶伶仃仃几个人被风吹得东倒西歪直打颤,不禁有点侥幸有关心自己的人能在严寒中送温暖,被呵护着的感觉令人安心。

有人在身边可真好啊,回想起一年前的这个时候我还昼夜不停地盼着闷油瓶回家,可能是我一生中最难熬的一段时间了。那种没人依偎的感觉,这辈子不想再尝试第二次。

想着又不禁加了几分力度握紧兜里与我十指相扣的那只手。闷油瓶看了我一眼,没说什么,我却感觉到他捏紧手心的一下回握。

沿途走着,闷油瓶破天荒的提出要去商铺看看,眨个眼的功夫人就不见了。居然有什么东西能吸引上无欲无求张大爷的眼光,我也是挺吃惊的,心说不知道是什么上等货色有机会也一定要瞧瞧。

我就待在原地等他,换成是别人这么凭空消失我一定不会给好脸色,但闷油瓶不一样----一来他也算是有交代过,比起往常的经历已经大有进步; 再说他做每一件事都有自己的理由,所以我大多数时候就由着他去了。

趁他玩失踪的空挡我也在路边摊上买了点水果。这个季节盛产桑葚,果肉又软又甜,价格也便宜。心说闷油瓶一定没尝过,没有犹豫就买了一大包,心里莫名有点美滋滋。

十来分钟以后,闷油瓶回来了。他投以一个抱歉的眼神,就牵起我的手向前走去。我对他这种难得的主动默默赞许了一番,同时也暗自高兴自家这天天散发高冷气场的闷族长终于学懂一点人情世故了。

转眼便来到西湖边上,时间已经是黄昏。落日把湖面映得金灿灿,一片斑斓的湖景随着波纹不规律地闪烁,很是耀眼。成排的柳树垂着头立在人行道的两侧,偶尔微风扬起缕缕绿丝,与一坛活水相映衬-------绿金的搭配毫不违和,更为整幅景象添上了诗情画意。

我们沿湖畔而行,不知道是不是近水的缘故,这段路的风吹得比一般地方都要猛,刮得我耳朵嗡嗡作响,鼻尖都快冻得失去知觉了。倒是闷油瓶一点反应都没有,活得像一尊蹲在风中的大佛,他牵着我的手也丝毫没变冷。

我探过身去摸了摸他另一只手,也是暖的,不禁好奇 “小哥,你是怎么做到穿那么少又不冷的,是不是有什么独家秘籍?”

闷油瓶转过头来,现在想想还好他当时没有用关爱智障般的眼神看我。

“我能一定幅度地控制体温。” 他顿了顿,又说 “小时候长辈教的。”

我想捶自己,怎么可能忘了张家人全是怪物?反正他们的人也没一个正常我问了也等于白搭,还能有什么秘籍,我真犯傻。

为了阻止自己接二连三地继续问一些低级问题,我拉着闷油瓶坐到湖畔一张柳树底下的长凳上。伸手掏了几颗熟透了的桑葚,把粘在表面的几粒灰尘两口气吹掉,反手塞进闷油瓶嘴里。

他并没有咀嚼,而是含着果肉一直盯着我看。我脸皮也没想象的那么厚,被他这么一看实在是有点不好意思。如果不是被这冷风一吹冻得有点发红,我脸上的红晕一定骗不了人。

我尴尬地挠了挠鼻头,干笑两声 “那个....小哥啊, 我...” 还没等我结巴完,闷油瓶突然啧了一声,扬了扬嘴角。我还没来得及对这突然而来的表情变化作出反应,硬是在那里愣了个两三秒,看着他咀嚼了两下压低声线 “吴邪,好吃。”

这次我是真的脸红了,他依然没有转移视线,继续目不转睛看着我,这次我从他眼里看出了一点情绪,带点急迫,还有另一种我没能读出来。他从腰包里掏出个什么东西,伸手把它揉进我的掌心。

我后知后觉地发现他塞给我了一个镶着金边小木盒,一看就晓得价值不菲。我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揭开盒盖一看,一块雕刻成麒麟状的汉白玉石静静地躺在正中央。

闷油瓶真的很擅长让我吃惊,我只能说我的脑回路快跟不上了 “怎么这么突然?”

“看着喜欢,买了。”

我噗呲一声笑了“我没想到会是汉白玉,你怎么想的?” 闷油瓶摇摇头,一脸认真 “ 纯白洁净,天真无邪。像你,我很喜欢。”

我顿时一怔。

无论你身在何处,都会想方设法把天真无邪留在身边,守护着他的最后一片净土。

十年了,你依旧挂念着那个无知的少年。

十年后,我还是会把最纯洁的一面留给你。

我顾不上一切面子,拽着他的衣领猛地吻上去,舔咬着他的嘴唇。他由着我胡闹,搂着我的腰回吻。

“张起灵,我只能是你一个人的。"
“嗯。”

------------------

把玉石翻过去,"麒麟镇邪"四个小字被人端端正正地刻在不显眼的一角,我看着身旁闷油瓶的睡颜,无声地笑了。

(小哥内心os:天真无邪全世界最可爱不接受反驳)

用我一生,换你十年天真无邪。
用我十年天真,换你白载浅笑无忧。

大家新年快乐!

官方发糖,不甜不要钱。😁话说天真拿的真不是女主剧本?大家除夕快乐。

瓶邪真TM好嗑,我入坑晚了